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邪王绝宠:医品特工妃

第986章 986

  第986章 986

  侮辱一国皇后,那不管是在本国还是他国,都是滔天的大罪。

  朵思蛮方才进来的时候,确实对着凤无忧说过滚。

  不止凤无忧,还有萧惊澜。

  可问题是,她刚才不知道呀。

  “大汗!”她连忙去求拓跋烈:“大汗,我方才不知道的,他们也没有说自己是谁。”

  “要是知道,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活着?”

  凤无忧冷哼一声:“就是因为你不知,所以才只是小惩大戒,把你踢出去了事。可如今看来,倒是公主殿下不愿甘休啊?”

  “我……”朵思蛮心头发急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说。

  “你是燕云皇后,是我北凉的敌人,别说是让你滚,就算在这里杀了,你又能如何?”拓跋曜的声音猛然响起。

  他们都中了凤无忧的计了,居然被她的话带着走。

  皇后的身份固然尊贵,可那是在两国友好的情况下。

  但燕云和北凉是什么情况?那是世代的敌人。

  对于敌国的皇后,有什么好尊重的?

  “这位公子当真如此想?”凤无忧眉锋一挑。

  拓跋曜身形一紧,不知怎么有些不好的感觉。

  但他又不知道哪里不好,想来想去也觉得他没有说错,因此脖子一梗,说道:“我就是如此想,燕云本就是北凉的敌人。”

  “好。”凤无忧微微点头,身形忽然间从原地消失。

  她的动作极快,当拓跋曜再一次捕捉到她的身影时,眼睛都瞪大了。

  “你做什么?快放开公主!”

  朵思蛮的尖叫声也随之响起:“放开!快放开本公主……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  也不知凤无忧是如何做的,竟到了原本站在拓跋烈身侧的朵思蛮身边,而且毫不客气地捏住了她的脖子。

  “吵死了。”凤无忧手中微一用力,朵思蛮立刻噎住了声音,眼睛一个劲地翻,可是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。

  “凤无忧!”拓跋曜猛地上前一步。

  “你不是说,我们两国是敌人,就算当场杀人,也没什么打紧吗?”凤无忧淡声说道:“那不如,我就杀了她。”

  “不行!”拓跋曜立时大叫。

  “怎么不行?”凤无忧问道:“她杀我可以,我杀她就不行?”

  她忽地笑了笑:“这位公子,道理好像是不是这么讲的吧?”

  道理这事,谁拳头硬,谁才讲得赢。

  拓跋曜眼睛泛红,死死地盯着凤无忧,如果目光可以杀人,只怕凤无忧早就已经被他杀了千百遍了。

  但可惜,目光不能杀人。

  拓跋曜也意识到这一点,他发现自己拿凤无忧根本没有办法。

  尤其,现在朵思蛮还在凤无忧的手里。

  “大兄!”他转过神,终究是向拓跋烈求救了。

  拓跋烈在边上看了半天的戏,此时才终于懒洋洋的出声。

  “行了,凤无忧,你来北凉,总不会就是过来耍个威凤吧?”

  凤无忧这种人,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  尤其是对他。

  每次凤无忧见了他,不是跑就是躲,难得有一次主动来找他,他可不想被不相干的人给坏了性质。

  这话还真说到了点子上。

  凤无忧松了手,朵思蛮立刻吸进一口长气,整个身子都像一边软倒。

  拓跋曜连忙上前一步,接住了她。

  可是朵思蛮看了拓跋烈一眼,却把他给推开了。

  拓跋曜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,眼中明显滑过一道受伤。

  不过,他却没有说什么。

  凤无忧将这些收进眼底,但却没说什么。

  “我们当然是来找大汗,就不知道大汗肯不肯赏脸,给我们一个聊聊的机会。”

  蛮人与拓跋勒勾结,可却又杀死了拓跋勒。

  这说明一件事情,蛮人并不是真的打算和拓跋勒合作,而只是把拓跋勒当成棋子。

  可是北凉太重要了,蛮人一定不会放过。

  眼下他们没有吞下北凉的实力,一定还会找人合作。

  这个人,除了拓跋烈,凤无忧想不到别人。

  现在蛮人是不是已经在拓跋烈的王庭里?

  他们提出了什么条件?

  拓跋烈答应了吗?

  所有的事情,都像是一团迷雾。

  凤无忧并不知前路为何,也不知拓跋烈的心思是什么。

  但无论如何,她都要来试一试,断然不能让蛮人轻易地就把北凉占了去。

  萧惊澜也同样知道北凉在这场和蛮人的对抗之中有多重要,因此才会走这一趟王庭。

  到目前为止,他们并未发现蛮人的任何踪迹,但这不代表,这里真的就没有蛮人。

  他们还需要,和拓跋烈好好谈一谈。

  拓跋烈眸子精光灼灼地看着凤无忧大笑道:“什么叫你们?凤无忧,你实在太会煞风景了!要是你一个人来,本汗一定会更高兴!”

  这话,说的实在太冒犯了。

  凤无忧皮笑肉不笑,说道:“大汗,才刚见面,还是多少给我留点好印象吧。”

  别让我一见面,就这么想揍你。

  另一侧,萧惊澜的面容早就已经黑了,他上前一步,一把将凤无忧拉了回来。

  长臂占有性地揽住凤无忧的肩,萧惊澜道:“我们走。”

  走?去哪里?

  凤无忧有点懵。

  “皇上……我去哪儿啊?”

  “回梧州!”

  区区一个蛮人,当年他们能以疲惫残军,硬生生顶住他们八万生力军的进攻,如今形势更好,就不信他应付不了。

  不过是多应付一个拓跋烈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。

  总好过,凤无忧被人如此觊觎。

  有些事情,凤无忧不知道,萧惊澜却一清二楚。

  芳洲之时,拓跋烈突然的焚香,斋戒,早就已经由暗卫把消息报给了他。

  原先不知道是为什么,可是后来知道那两日凤无忧就和拓跋烈在一起,只要想想,也就明白了。

  草原上,只有娶天赐大妃,才会有这样的规矩。

  拓跋烈从不掩饰对凤无忧的兴趣,但一定没有几个人知道,拓跋烈对凤无忧的兴趣,会浓烈到这种程度。

  萧惊澜和凤无忧刚走了几步,就被北凉士兵给拦住了。

  唰唰唰的长刀出鞘声,在萧惊澜的身前形成了一道刀网。

  这可是北凉的地盘,还是王庭,这样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也太不把北凉放在眼里了吧?

  除非拓跋烈下令,否则,他们是不会让开道路的。

  “萧惊澜,你好歹也是堂堂燕皇,就这么点气量?”

  萧惊澜转头,看着拓跋烈。

  他身边的人也都拔刀了,两边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,一触即发。

  拓跋烈往萧惊澜身前走了几步,说道:“不如,我们打个赌,谁若是输了……”

  “不赌。”萧惊澜干脆利落。

  拓跋烈话都没说完就被给堵了回来。

  但他丝毫没有被人噎住的感觉,大马金刀往萧惊澜身前一站:“本汗还没有说赌什么。”

  “赌什么都不赌?”

  “为何?”拓跋烈道:“难不成把北凉来回穿插了几个来回的萧家军小元帅,其实是个胆小鬼?”

  萧惊澜看向拓跋烈,淡声说道:“因为输不起。”

  他不用知道赌什么,也知道拓跋烈的赌注是凤无忧。

  就算不全是凤无忧,凤无忧也肯定是其中之一。

  他输不起,所以不赌。

  拓跋烈眼睛微眯,几抹精芒极快地闪过,终究,化归于无。

  他哈哈一笑:“不赌就不赌,不过燕皇远来是客,总得让我招待一下吧?若是连杯水酒都没喝就走了,那岂不是会让人笑话我北凉人不懂礼数?”

  这话一出,两边人的神色都很微妙。

  北凉人心想:大汗,我们什么时候学其他国家那些酸巴巴的礼数了?

  燕云众人则想:啊呸,你们北凉蛮子,什么时候有礼数了。

  能以一句话引得所有人吐槽,估计也只有拓跋烈有这个本事。

  萧惊澜看着拓跋烈,似乎想要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他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。

  但拓跋烈脸上是一副吊儿郎当的神色,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  片刻后,萧惊澜淡声道:“那就有劳大汗。”

  拓跋烈哈哈大笑,伸手一指:“请……”

  顺着他手的方向,那些以刀交织拦道的人立刻把刀挪开,变成挺身直立,倒成了迎接贵宾的仪式了。

  萧惊澜揽着凤无忧和拓跋烈一道前行。

  凤无忧现在还有点懵懵的。

  方才萧惊澜和拓跋烈的交锋可算是两个主君之间的交锋,他们很多东西都没有说出来,所以凤无忧也从揣测。

  她只能暗暗头疼。

  这人君什么的,果然不是人干的。

  想知道对方的意思,全得靠猜。

  这万一猜错了怎么办?

  但看样子,此时萧惊澜和拓跋烈之间,应该没猜错。

  他们刚走了一步,忽然朵思蛮尖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大汗,你就这么让她走?”

  拓跋烈转身,有几分不耐,问道:“你还想做什么?”

  这女人又蠢又无用,还吵得要命。

  若不是乞颜部现在是草原上最为强盛的部落,而且,前不久还立了一功,他早就把这女人有多远扔多远了。

  此时,看着她的神色,也只有不耐烦而已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